仙剑传奇龙象
 仙剑传奇磐龙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交流 > 玩家交流

仙剑传奇 五十三、聆密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10-14 12:25:18
浏览次数:

【Tag关键词:】

迷糊中风之承诺好像把我放下来,然后调整我的姿势,让我舒适地靠在他怀中。我半睁开眼睛问道:“这是哪里?”风之承诺拍拍我的背低声道:“嘘,睡觉了,跑了这么远的路,该好好休息一下......”外面雨点噼噼啪啪地落起来,昏暗的神庙中,一切都离我远去了,我在风之承诺的怀里沉沉入睡。

  朦胧中我被说话声吵醒,正要询问,风之承诺的手迅速封在我口上,另一手在我掌心写道:“禁声!”我点点头,他的手从我口边放下,又拧过头,凝神往后面看去。我发现我们两人靠在庙宇的神像后面,前庭传来一人说话:“奶奶的,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另一人道:“只有先躲一躲了。”我听那声音非常熟悉,从神像的缝隙中望去,神庙的门口竟然站着潇湘雨和带狗逛街,两人摘下头盔,拭去上面的水渍。

  潇湘雨咒骂道:“今天当真衰到姥姥家了,明明必胜的道尊大赛,拱手送别人了,好好的赶路,忽然就下这么大的雨。”带狗逛街冷笑道:“我早就认出你了,谁知道你会把我认错?”潇湘雨道:“我是看她三符连发的手势和你一模一样,这才误认的。我是一心想帮你夺得天下第一道士的尊号。你也忒老实了,怎么把当年师傅独传的绝技都教给她了?”带狗逛街“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风之承诺是吃素的?他让我好好教那丫头,我这三连符能藏得住吗?再者,那丫头也着实聪明,一学便会,我当时还指望她继承我的衣钵,没想到竟然被她坏了大事。”我心中一凛,再细思前事,这才知道他们约定的暗号就是三连符,而我误打误撞,被潇湘雨误认为带狗逛街,他这才拼死护我。

  潇湘雨又道:“那丫头运气也真好,上次不知道怎么得的回生术,这次莫名其妙地又赢了道尊大赛。”带狗逛街叹道:“她是学道奇才,对道家精神领悟极有天分,现在学了回生术之后,所有的技能都得到提高,再这么下去,下届道尊比赛之时,就算你我联手,也打不赢她的。”他叹了口气,又道:“或许我这一生与道尊大赛就是无缘。”口气说不出的落寞。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丫头”自然是我无疑了,我万万没想到带狗逛街竟然对“天下第一道士”的名号这么看重,如果他肯向国王替风之承诺求情,这个名号让给他也无所谓。

  潇湘雨“嘿嘿”地笑了几声,说道:“那有什么,想办法不让她参加就是了。”带狗逛街沉默片刻,冷冷道:“算了,你我合作不成,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我还回凤凰传说去,我老婆对我挂念得很。”潇湘雨道:“要做大事,总要有牺牲的,你去申请好行会之后,就把嫂子接过来。”带狗逛街闷声道:“她不会离开凤凰传说的。”潇湘雨又道:“你这样回凤凰传说,风之承诺难道不怀疑你吗?”

  带狗逛街道:“这个不劳你担心。现在行会里兄弟都认为我是受你胁迫。风之承诺心机极深,没有拿到切确证据之前,就算有天大的疑虑,也不会做出不合适的事,何况就算看在师傅和我老婆份上,他也一定重先收我入会。这些年我好容易才在江湖中消除了我出生恶人谷的身份,再也不想回去过那种人人喊打的日子了。”他顿了一顿又道:“我这些天跟你胡闹,已经错了,不能再错下去了。你我好歹师兄弟一场,我劝你也收手算了,师傅临终之时说过,不许我们有报仇之心......”潇湘雨厉声打断他的话道:“你还知道‘报仇’二字?当年那些人怎么残杀师傅、怎么追杀我们,你全都忘记了!师傅当年最珍爱你,三连符的本领只传授给你,没想到师傅过世之后你就反出师门,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也不愿意帮我重振师门,你对得起师傅吗?”他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大。

  带狗逛街怒道:“当年若不是你敌人引来,师傅怎么会力战八大掌门而逝?都是你害的,师傅都是被你害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想什么,你不过借师傅的名义,让我替你买命罢了!”

  潇湘雨声音又放软,说道:“你在凤凰传说,当那么一个长老有意思吗?你的武功明明不在末摘花和岩石之下,凭什么排名第四?凤凰传说多少老道士,风之承诺让那丫头去参赛,还不是一心培养她,现在她成了天下第一道士,行会中还有你的位置吗?你这次这么离开凤凰传说,就算象你说的,风之承诺表面不说什么,心底难免起疑,你说你以后日子会好过吗?我又不是让你做多难的事,只要......”

  带狗逛街打断他的话道:“我说过了,风之承诺决不会为难我的,那丫头对我也极为尊重,我不能这么做!”潇湘雨道:“以那丫头的聪明,不难猜出你在比赛中所作所为,你以为她还会把你当作年高德韶的前辈看待......雨停了,我们走吧。”

  听得他们走远,我和风之承诺面色铁青地站起来。我黯然道:“原来他们都躲在这里,怪不得我们这么多人找不到他们。”风之承诺轻轻叹了口气,苦笑道:“他们倒是挺了解我的,我想到的,他们也猜到了。”我问道:“那现在怎么办?”风之承诺道:“我们也回去,带狗是我师傅手上的人,月姐姐说起来是我的师傅的侄女,单凭这两点,我得想办法把带狗逛街劝回来,他的性子懦弱无主见,很容易被潇湘雨摆布,不能让他一错再错。”他的口气中虽然没有丝毫怒气,却把平时“月嫂子”的称呼改成“月姐姐”,我知道他对带狗很是失望,连忙笑道:“听他们的说话,好像有很多恩怨纠缠,其实带狗大哥对月姐姐还是很好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