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传奇龙象
 仙剑传奇磐龙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交流 > 玩家交流

仙剑传奇 四十八、为君而战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10-13 15:16:16
浏览次数:

【Tag关键词:】

战士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级别,就不可能会练成高深的武功,法师没有达到一定级别,根本没办法在江湖中立足,但是道士不一样。道士是个辅助性的职业,只要学齐了基本技能,就可以派上用场,和级别高低关系不是很大。很多地方,没有道士根本没办法杀死怪物,就像我和燃烧火凤凰闯奇门阵一样。但是无论级别多么高的道士,单独动手,根本没办法杀死高级战士,也难以杀死法师,而且,道士单人练级非常难,除非身边有个法师。因此,道士们到了一定级别,就放弃练级了,江湖中高级别道士也特别少。如果按照级排名,带狗逛街和潇湘雨并列第一,第二是血无双,第三是秋夜听雨和我了。

  当我对秋夜听雨说完自己的想法时,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这么替行会和老大着想,我很高兴。但是小雨,你知道道尊比赛怎么进行吗?”我问道:“难道不是和武尊比赛一样,设了擂台上去对杀吗?”秋夜听雨笑道:“当然不是。道士是个特殊职业。我们第一个技能学的就是治愈术,你应该记得,书上怎么说的。”

  “书上说,帮助别人是道士的天职。”

  “不错,道士连同回生术在内,可以学十六种技能,但是能用来伤人的,只有施毒术和灵魂火符,召唤护卫和神兽已经是偏向于防卫自己了。道尊比赛怎么可以在擂台上双方互相扔灵符呢?”

  “那是什么样的形式比赛?”

  “道尊比赛不象其他比赛,不分小组,参加道尊比赛的所有选手,将被隐去姓名和性别,一起传送到一个密闭的赛场,不能说话,你不知道身边的人是敌是友。比赛场地里有道魔皇、封魔教主、迷失龙等等各种boss级的怪物,还要防备其他对手偷施暗算。选手们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本领,在里面活到最后的人,将会获得胜利。高级别和丰富的经验当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智慧。如果你要去参加道尊比赛,我愿意尽力支持你,至于我就别参加了。小雨,我们两个一样级别,你的经验值甚至比我高。带狗逛街大哥曾经说你的悟性很好,把他的本事都学过去了,如今你又学了回生术,应该更在我之上。我知道自己的实力,绝对赢不了潇湘雨的。”我还想再说,秋夜听雨一笑打断我的话,说道:“你想帮助老大恢复名字,难道没想过,如果是你赢了道尊比赛,对你们更有意义吗?趁着这些天好好努力,能够闯过传说中奇门阵的人,一定不简单。”

  秋夜听雨让我在他面前使出各种技能,纠正了我一些失误的地方,然后建议我独自去找这些怪物,说道:“参加道尊比赛,无非是躲过怪物的攻击,你现在多去寻访那些怪物,或许有新的体会。”我依从他的话,不再跟着风之承诺后面去杀怪物,而是回到土城把各个boss的居住点都拜访了一遍,直到逐一都能杀死,最后又回到迷失地下层,试着单独面对迷失不死神龙时不被杀死。除了狐狸大陆的狐王,迷失不死神龙应该是最强大的怪物了。刚开始,我受不住迷失神龙的一次攻击,就被打回城里去,几天之后,我慢慢地摸出窍门,先把周围的怪物用困魔咒困住,然后从远处给迷失神龙施毒,再放出白虎护卫......当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终于独自杀死迷失神龙时,地上掉了两件极品迷失。我兴奋得跳起来,背后传来掌声,风之承诺在身后深深地凝视我。

  我怔了一怔,随即开心地跳入他怀中,风之承诺显然已经知道我在做什么,叹道:“小雨,别为我太累了。”我笑道:“你为我做那么多事,可觉得累了?”风之承诺微微一笑道:“我比你强壮,不怕累。”我嘟嘴道:“我就算没有你强壮,也不怕累。”他轻轻吻着我的脸颊,笑道:“道尊比赛就算挂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的武功比起江湖上一些所谓的高手都要好,这次不能赢,就当学个经验吧。明天让秋夜兄陪你去报名。”

  我嘟哝道:“我算起来也不是太差的道士啊,怎么就说我不能赢?”风之承诺笑而不答,刮了一下我的鼻子道:“傻姑娘,以后可不能瞒着我做什么事。”我低声道:“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就只好瞒着你了。”风之承诺正色说道:“你这样能瞒得住我吗?还顶嘴?不听话了是不是?”我看着他明明嘴角挂着甜蜜的笑意,眼中诉说着浓烈的情意,却偏偏装出严肃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从他身边跑开。

  风之承诺道:“不听话了还要逃走?看来要用绝招,才能治住你。”忽然把我抓住,开始挠我痒,口中说道:“让你还逃,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把你追回来!”我开始还忍了片刻,接着就大笑起来,笑的脸红了,鬓发乱了,眼睛润湿了,身子软软地偎在他怀里,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风之承诺停下手道:“快说投降!”我笑道:“好了,好了,我以后什么事都和你说。”他把我扶起来,两人怔怔地对视,他的眼光扫过我的嘴唇,光芒变暗淡而灼热,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温润的嘴唇已经贴上我的唇,我本能地向后退却,他一手扶住我后脑,另一手斜环住我的背和腰,令我无处可避。我的脑子又开始迷糊了,就像在巨大的漩涡中不停地旋转,根本无法思想。

  过了良久,风之承诺才放开我,涩道:“你既然要参赛,这些天就专心练武,不要被别的事情影响。我让两个法师和秋夜听雨跟着你,争取在学经验的同时,把级别再冲上去。就算是玩,咱们也要玩得象话。”我红着脸点点头。风之承诺说道:“可我要好多天不能见到你了,想你了怎么办......”他说着又把我揽紧,我察觉到他的意图,才说了“不要......”余话又消失在他的唇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