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传奇龙象
 仙剑传奇磐龙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交流 > 玩家交流

仙剑传奇 四十七、携手从前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10-13 15:15:52
浏览次数:

【Tag关键词:】

我搂住月半弯低声安慰,风之承诺默然片刻,缓缓道:“我想那人应该是潇湘雨。”我失声道:“潇湘雨,他不是被困在流放岛了吗?如果是他,又为什么这样隐藏身份?”

  风之承诺道:“刚才洞庭春离去时,私下密我说,如果哪天真的孤单了,或许会来找我,现在还有老兄弟呢。三大劫匪之中,洞庭春性子最单纯,他除了潇湘雨和午夜兰花之外,并没有其他朋友。我还记得潇湘雨去了流放岛之后,简直成了那里的王者,整个流放岛都被他控制。以他的才智和武功,要找到一把钥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我又密庭春了,直接问他,潇湘雨回来后,是不是都和他在一起?他显然愣了一愣,说潇湘雨行踪隐秘得很,只有前两天见过一面,现在他也不知道上哪里。因此,可以肯定,潇湘雨已经逃离流放岛了。”岩石插嘴道:“我问过方才那些人了,都说不知道带狗大哥的下落。”

  我说道:“就算这样,也不能确定是他呀。”风之承诺叹了口气又道:“带狗大哥上次在道尊大赛上输给潇湘雨,一直放在心上,心心念念要打败他。带狗大哥为人精明,本是不易动摇的,可是夜深沉和他说了一句话,他就要接受挑战,还能有谁?最重要的,玛法大陆上,除了他,又有谁能够打赢带狗大哥?”

  醉江湖问道:“他为什么要抓带狗兄弟?”

  风之承诺道:“道尊大赛在半个月后正式开始。潇湘雨是前届天下第一道士,如果再赢了这一届,他还可以向比奇国王申请特赦令,消除红名。道尊大赛上,唯一值得他忌惮的对手就是带狗逛街,如果现在能排除这个对手,那是再好不过了。我想,他抓带狗大哥,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月半弯哭道:“带狗他总想着拿天下第一道士的名号,都被虚名给害了,落入潇湘雨的手上,更叫人担心......老大,现在怎么办?”

  风之承诺叹道:“潇湘雨非常聪明,他要是真的要把自己藏起来,是非常难找的。何况我们这么多人都红名了,难度更大。不过,半个月后,他肯定会出现。”月半弯问道:“半个月后,他会去哪里?”我脑中电闪,答道:“道尊大赛。”风之承诺道:“不错,如果我推算得没错,道尊大赛上他一定会到。所以,现在他必须隐藏自己的踪迹,否则再被人打回流放岛,就失去消除红名的机会了。

  一直在旁边听的末摘花道:“难道我们现在就一点事都不做吗?”风之承诺叹道:“不管怎么说,总是要先派人去找的。要是找不到,只有到时候见机行事了。”月半弯低头啜泣,风之承诺柔声安慰道:“嫂子,你别难过,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糟,潇湘雨目前不会伤害带狗大哥的。我一定会把他救回来。”月半弯点点头,拭去眼泪站起来。

  一众人等鱼贯离开山谷,大伙虽然打了胜战,却没有一个人面带笑容。风之承诺让大家把藏身处改到迷失地下神殿,一来,去那里的人比较多,可以打听到更多的消息,二来那里爆的装备比祖玛神庙要好一些。大伙回到祖玛神庙会合,风之承诺又派原来穿戴记忆套装的六个人先去迷失神殿,再把所有红名的兄弟一起传过去,为了安全起见,所有的人,不管红名白名,都随他到迷失去,等三大长老名字恢复后再说。

  直到天色微昏,大伙才都安顿好。风之承诺喊了我去,陪他一起去迷失教主大厅。

  我放出白虎护卫,让它们为我们清道,风之承诺携着我的手,慢慢穿过迷失桃源,夜风似水般凉凉的吹来。这是我第三次去迷失教主大厅,第一次是我和风之承诺相识的夜晚,第二次是神话流氓攻城前夕,这一次两人一起来,心境却已大异。我轻轻道:“风,你记得那次我跟着你后面一起来到这里吗?”风之承诺微笑道:“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从迷失神殿过来,坐在泥地里嘟着嘴,看起来傻极了。”我恼得要捶他:“什么话么?我有那么狼狈吗?”风之承诺好脾气搂住我,笑道:“这么傻的姑娘,要是不娶回家,你一个人该怎么办?救出带狗大哥后,我想办法把红名消退了,我们尽快结婚。”我脸上泛起红晕,过了半晌鼓起勇气低声道:“你不是说这件事你来做决定吗?”风之承诺带着惊喜的神色看了我一眼,紧了紧我的手。

  我又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让自己恢复名字?”风之承诺道:“只能向比奇国王申请特赦令,不过要做一些让全玛法大陆都能承认的事,才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说道:“譬如道尊大赛的冠军?攻下沙巴克的人?”风之承诺默然不答。两人又走出一段路,我回想起日间遇到神话流氓的事,问道:“风,那天我们离开沙巴克,流氓是不是很难受?”风之承诺停下脚步看了我一眼,说道:“是,幸好蝶舞江南和神话天鸣几个长老拉住他,不然早过来和我拼命了。”

  他见我不说话,柔声道:“你遇到神话流氓了?”我懊恼道:“是,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他是个那么骄傲的人,遇到这样的事,不知道该多难受。我太自私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甚至忘记他的感受。”风之承诺叹道:“傻小雨,你忘记他是因为你爱我。你说吧,你如果真的觉得难受,我愿意陪你去做一些事。”我感激地道:“谢谢你。”风之承诺正面对着我,接着说道:“当然绝对不包括让你离开我。如果真的有一天,你觉得不爱我了,我可以放你离去,但不是受任何人的胁迫和诱惑以及其他情感左右。小雨,爱情不等同于任何一种其他情感,一时的选择错误,会造成一生的痛苦,所以一定要仔细审视自己的内心,才能决定。”

  我说道:“是,我也这么想的。我依旧觉得很对不起他,可想起以前你避开我的日子,那是比死了还难受。歉疚和爱情或许根本就是两回事,我想如果可以,我愿意补偿他,但是绝不能离开你!”神话流氓的影子在心中一晃而过,我坚定地微笑起来。

  淡淡的月亮光辉洒满我们全身,风之承诺把我拥入怀中,柔声道:“我的小雨长大懂事了。”我听着他有力的心跳,默默对他道:“是的,我懂事了,亲爱的,我还愿意为你做一些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