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传奇龙象
 仙剑传奇磐龙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交流 > 玩家交流

仙剑传奇 四十六 失踪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10-13 15:15:18
浏览次数:

【Tag关键词:】

岩石鼓掌道:“这位兄弟是个爽快人。”紧跟着又有两人收起兵刃,退出行会,不声不响地站到那人身边。又有人高声问道:“我他妈的一入这个鸟会就后悔,凤老大,我凤凰传说仰慕已久,退会之后,能不能到你那儿?”风之承诺打量了他一眼,是个一百二十级的战士,他笑道:“凤凰传说收人严谨,江湖周知,兄台要进凤凰传说,还有些不够格。”那人也不失望,“呵呵”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收我,那你帮我介绍到青龙会吧。”醉江湖在一旁道:“青龙会的掌门飞天神龙和我是过性命的交情,老大,这个事让我去说。”风之承诺道:“好,你让飞天神龙不要把他当外人看待。”醉江湖道:“是。”那人拱手道:“多谢多谢。”也站到一边。余下众人忡怔了片刻,“呼拉拉”都跑了过去,屠凤帮的圈子,只剩下十三太保和洞庭春等寥寥二三十人。洞庭春“嘿嘿”笑道:“凤老大,咱也是老交情了,你不如也替我介绍个行会?”

  风之承诺道:“洞庭春,你这个和尚太大,只怕没几个庙能收的。”洞庭春道:“说得也是,我的仇人满天下,谁要是敢收我,无疑是自找麻烦。”风之承诺稍一思忖,说道:“你倘若真要入会,我来收你。”洞庭春愣了一愣,问道:“当真?”风之承诺道:“你见我什么时候妄言?三大劫匪已去其二,你确实孤魂野鬼一般。你现在一时兴起,并非真想入会,若是肯悔改的时候,就来找我吧。”洞庭春竖起大拇指道:“凤老大果然就是凤老大,连我这样的人都能容,单是这样的胸襟就叫人佩服。”风之承诺道:“过奖了,今天我不想多杀人,你要是照样抢劫杀人,我下次见了,依旧不会手下留情的。”洞庭春笑道:“好说好说。既然如此,我先走一步了。”他掸了掸衣上灰尘,大声道:“弟兄们,还打什么?凤凰传说的名号可不是盖的,走了走了!”话才说完,他一个瞬息移动飞走了,话语的回音在山谷上空回响。

  余下屠凤帮的人意志早已消解,就连那些被夜深沉从江湖上另招的人,也都退出屠凤帮,逐次离去。一个上百人的行会,顷刻间变成只有夜深沉的十三太保。风之承诺将天使圣火刃收回,冷冷道:“夜深沉,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样可以玩。”

  夜深沉面如死灰,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目光从我们脸上恶狠狠地看过去,好像要把仇恨发泄到这里。他过了良久才道:“记忆套装!你们居然用记忆套装传送过来。怪不得我在祖玛寺庙周围布置了十来个眼线,竟然没人告诉我你们已经出来了。一套记忆套装一次可以传送十二个人,你们用了六套记忆,传两次就可以可以把高手都调集过来了。我当真是百密一疏呀。”风之承诺盯着他,凛然道:“不必多说!把带狗逛街交出来,我就饶过你!”

  夜深沉哈哈笑道:“风之承诺,枉你聪明一世,论我现在的情形,哪里困得住带狗逛街?你太抬举我了吧。”月半弯一弯腰,把碧血情天斩架上他的脖子怒喝道:“少废话,快说出带狗的下落!”夜深沉冷笑道:“我既然敢成立屠凤帮,就早料到今天了。你当我会怕死吗?一子错,满盘落索。可恨我没有料到你们这一着,才遭今日惨败!五年前太保帮毁于你们凤凰传说之手,五年后我竟然还是无法报仇,还有什么好说的?”说完忽然一头向前撞去,殷红的血从他脖子的动脉上喷泄而出,把月半弯的衣裙都溅红了。众人都“啊”地惊叫起来。

  风之承诺对着奄奄一息的夜深沉冷冷道:“夜深沉,你应当知道,只要我向江湖上发下通缉令,你从此步步荆棘,在江湖中永无宁日。”夜深沉微微动了一动,说道:“你别太嚣张,迟早有办法来收拾你们!短时间内我是不会复活,不过你们凤凰传说被灭之时,我一定会来看的。带狗逛街落在一个比我厉害十倍的人物手中,你们就哭吧......”尸体从地上消失了,风之承诺面色铁青。

  如果他不复活,那么任谁也不能找到他。我怔怔地放下碧血情天斩,月半弯呆了一呆,说道:“他死了,可是带狗呢?还有谁知道带狗的下落......”风之承诺浓眉深深皱起来,叹了口气柔声道:“月嫂子,你先别急,我们再问问清楚,今天带狗大哥是怎么被骗的。秋夜兄,你说。”

  秋夜听雨道:“今天上午,我和带狗大哥几个兄弟想去狐狸大陆看看,才走到药店旁边,就被夜深沉带着一帮人给拦住了,他们行会的名字,叫我们一看就生气,几个年轻兄弟忍不住就开骂了。谁知道夜深沉也不生气,只说是代人来下战书的,问带狗大哥有没有勇气接受另一个道士的挑战,如果赢了,他就不和我们行会做对,如果输了,带狗大哥要么加入了他们行会,要么就随他们走。”

  月半弯脸色发青,问道:“然后他就去了?”

  秋夜听雨道:“是,带狗大哥本来不去的,可夜深沉和身边的人不断地拿难听的话激他,后来连我们自己的兄弟,都说带狗大哥该去。带狗大哥只是笑笑,最后,夜深沉在带狗大哥耳边说了句悄悄话,他脸色一变,马上就答应接受挑战了。”他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夜深沉说那人就在城外的飞天道观里头,他和我们一起走到飞天道观外就停住脚步了,带狗大哥让我们在外面等,不要随便进去。兄弟们只好等在门外,一直到将近中午,夜深沉大笑起来,说带狗大哥被打败了。兄弟们大怒,都说他耍赖,里面八成设置了机关陷害带狗大哥。”

  “夜深沉说愿赌服输,打败了就该投降,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众人一阵沉默,月半弯道:“我......我去抓十三太保的人来问。”

  风之承诺拦住她道:“不用问了,那人既然不愿意现身,除了夜深沉,十三太保中其他人未必知道。我想,问另外一个人,或许管用。”月半弯急道:“那该问谁?你倒是快问啊,带狗,带狗他要是出什么差错,我......我......”她眼中溢满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