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传奇龙象
 仙剑传奇磐龙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仙剑传奇经典装备:圣龙.雷霆.黄金.至尊.诅咒.天使.地裂.邪灵.神界.梵天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交流 > 玩家交流

仙剑传奇 四十四、晋见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18-10-13 15:14:42
浏览次数:

【Tag关键词:】

我和燃烧火凤凰才走到土城外的书店旁,就看到行会中高级道士秋夜听雨带着两个白虎护卫和十三太保中的两人边跑边打,那两人被毒得绿油油的,行会名字上果然刻着“屠凤帮”三个字,他们正躲开白虎护卫去抓秋夜听雨。燃烧火凤凰气得牙痒痒,低声问道:“我们不帮忙吗?”风之承诺交待过我,一定要先申请好行会战,不要随便加入战斗。我摇摇头,拉住燃烧火凤凰躲到草垛后面,只听夜深沉跑过来高声道:“只要投降加入屠凤帮,我马上就放过你们。”秋夜听雨甩了他一个灵魂火符,骂道:“放屁!你还是多想想自己怎么死吧。”夜深沉冷笑道:“你们老大还躲在祖玛神庙当缩头乌龟,你们的道士长老带狗逛街已经向我们投降了,我看你还能顽抗多久。”

  我大吃一惊,秋夜听雨又骂道:“你他妈的才是十足乌龟王八蛋,尽用这些下三滥的功夫,谁知道你们在飞天道观那里藏了什么人?”土城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又有人群跑出来,血无双的声音高喊道:“凤凰传说的兄弟开组了,我受你们老大之托来帮忙的。”又有人喊道:“屠凤帮的垃圾快来受死!”夜深沉“呸”地吐了口浓痰,骂道:“奶奶的,今天不灭了你们笑傲江湖,老子名字倒过来写!”不过片刻,又来了一群屠凤帮的人,我仔细一看,果然不少是逍遥派的旧面孔,里面竟然还夹杂着三大劫匪的洞庭春!

  双方又混战起来,秋夜听雨退到笑傲江湖行会兄弟的战士身后。我舒了口气,拉着燃烧火凤凰觑个空档,从人群中穿过去,飞快地跑到传送神石旁,十三太保中人发现我们,喊道:“梦雨飘瓦,老大,梦雨飘瓦!”夜深沉声嘶力竭地喊道:“杀了她!先杀她!”跟着毒药就向我洒落。几个战士撇下对手,向我们跑来。我不及细思,飞快地按下神石,耳边“呼”地一声,已经到了比奇大城。

  皇宫门口的侍卫们检查过我的信物,伸手让我进宫晋见国王。我整了整衣鬓,进入比奇皇宫时,穿着白色的比奇国王高坐在皇位上,正对下首一个穿着淡蓝的迷失啸天甲的人笑道:“你初任沙城主,我可以满足一个对世间无害的愿望......”耳边燃烧火凤凰倒吸一口冷气,低声道:“瓦瓦,是他。”

  比奇国王已经见到我,微笑问道:“小姑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神话流氓猛然转向我,目光由炙热变为冰冷,紧紧抿着嘴唇。我强摄心神不去理会他,上前一步躬身道:“凤凰传说副掌门梦雨飘瓦见过国王陛下,申请对屠凤帮进行行会战。”比奇国王对身旁的官员点点头,那官员接过我的掌门人信物去办理手续,比奇国王对我道:“得到上古神技回生术的,就是你吧。凤凰传说一向不立副掌门的,风之承诺呢?”他打量着我,眼光有几分惊异。

  他既然知道是我得到回生术,应该也会知道其他事吧。我苦笑道:“风之承诺现在红名,无法来见您,我是奉了他的命令而来的。”比奇国王稍作沉默,说道:“风之承诺这些年和我相互牵制着江湖和庙堂的各种关系,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一向做事得体,这次红名,让我难受。”他的口气中竟然隐隐有几分失望。我心中一凛,朗声道:“多谢陛下对他的厚爱,他红名了我也很难受。风之承诺的性格是陛下熟知的,他的取舍,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比奇国王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道:“但愿他这么做是值得的。”我说道:“多谢陛下提醒。”接过官员送来的手续,向比奇国王行了一礼,自行离去。燃烧火凤凰出了皇宫便问道:“瓦瓦,你们都在说什么?我怎么不大明白?”我说道:“不明白就不要明白吧,我们赶紧回去,他们还等着回音呢。”

  没走出几步,神话流氓从后面赶上来,高声喊道:“梦雨,等一等!”

  我脚步不停,问道:“有事以后再说好吗?我现在很急。”神话流氓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用不容反对的口气道:“我有话说!”燃烧火凤凰面色苍白,讪讪地退在一边。神话流氓吐了口气,说道:“我已经知道这两天发生的事了,夜深沉到处收人入行会,现在有一百多人,风之承诺没回来,你们开了行会战也打不过他们。”

  我只得问道:“你想说什么?”神话流氓面孔微微泛红,目光又变得狂热,说道:“梦雨,只要你回来,过去的一切我都不计较。你回到我身边,我就派沙城的人帮你铲除屠凤帮。”我摇头道:“我不会做傻事的。”扯开他的手臂又要往前走。神话流氓急切跟上来,说道:“你没听到吗?比奇国王答应我可以提出一个无公害的要求。梦雨,你回来,我向国王请求消除风之承诺的红名。”我心中一动,不觉缓下脚步。神话流氓接着道:“我可以忘记以前的一切,我不会计较你和风之承诺之间的一切事情。我身边没有一个能让我心灵安静的人,只有你才能做到。梦雨,我不怕天下人嘲笑我,我现在才发现,比想象的更爱你!”

  我别过头不忍看他痛楚的神情,定了定神,摇头道:“如果我这么做,我们三个人都痛苦。流氓,对不起,我已经对你做错了一次,不能再伤害你,更不愿意再让他痛苦,而且,离开他我会很难受,很难受的,我也很怕那种感觉。”旧日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感在心头一晃而过,我冷汗涔涔而下。神话流氓嘶哑地道:“梦雨,你真的很爱他?”我叹了口气,说道:“是,我不想骗自己,更不想骗你。我真的得走了,你听到方才比奇国王的话了吗?他觉得风这么对我不值得。所以我要做一个最好的爱人,让世人都明白,他的选择是对的。”神话流氓松开手,无望地看着我。

  我轻轻道:“如果时光可以流转,我愿意你从来不曾遇到我。但是如今,我真的不能回头。”神话流氓的目光又渐渐回复冰冷,我想起土城外打斗的兄弟们,狠一狠心,发足跑开。神话流氓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世间没有什么可以如果的。梦雨,我曾立下誓言要让你做我的妻子,我还会努力的!”我打了个寒颤,不敢多想,拉着燃烧火凤凰逃也似的跑了。

  


分享到: